端木夜羽

这儿端木夜羽。DDLC激推。術力口,UT,語擦人。^^tx1873972143
undertale嗑人類組,其他AU看情況嗑人類組,最喜歡的AU是storyshift和flowerfell
shifcha就是最香的!!有在參加ut語c企劃,我創作的一切shifcha都是企劃我流!!
这里还是心跳文学部专属墙tx3334550863,会搬运各位老师的作品到空间。

回音花的另一端是誰在傾聽呢?而傾訴者又是誰呢?

是誰被世人逐漸遺忘?是誰將要消失在這個世界?

你,還記得▁▁▁嗎?

祂,是誰呢?








“Shifty”

IdealPeace!Toriel

>站位不變

>與原作相差不大的溫婉性格

>是慈祥的母親

>家庭和睦幸福



PS:逐漸不會畫畫。尖叫

媽咪🥺

IPのask②期

Chara

當然!Azzy送過我很多禮物,我到現在都還留著!小的時候Azzy經常給我帶回來毛絨絨的玩偶,是的!就像他本人一樣毛絨絨!我非常喜歡抱著這些玩偶睡覺,既柔軟又溫暖,我會很安心,到現在這些玩偶都還在我和Frisky的床上擺著!

當然現在也有送,每次生日的時候Azzy和Frisky絕對會准時准點的送我禮物。Azzy現在的禮物大多數都是自己做的手工製品,讓我想想...唔-好像是叫,羊毛氈?沒錯吧?Azzy說他每年都收集他和爸媽掉的毛為我做羊毛氈。

不過你們不用擔心!Azzy和爸媽不會因為掉毛就變得光禿禿的,實際上他們一年根本掉不了多少毛,所以做成的羊毛氈都是些小擺件,我都放在房間裡保存的很好!

說實在的,其實房間也快放不下啦,因為每年生日都有送...

*祂看了一眼儲物室滿滿兩大箱子的羊毛氈小擺件。

唔姆...實際上我也不知道我過了多少個生日了。只是沒想到Azzy居然不會靈感枯竭!oh!或許我可以送你一些,我相信Azzy不會介意的!

*說著祂就搬起一箱裝滿羊毛氈的箱子放到了你的腳邊。


Sans

hey,這你可就問對人了夥計,我經常在Papy休息的時候拉著他一起玩遊戲,他也很樂意和我一起玩,偶爾我還會叫Frisk和Chara小鬼來。

要說玩過什麼,那可就多了。我比較喜歡多人劇情向闖關類冒險遊戲,比如〇人成行這種。那次戰爭之後我留下了幾台外面的遊戲機,足夠我和他的平時娛樂了。只是自從Papy知道我會被恐怖遊戲嚇到,他就拉著我玩恐怖驚悚類的遊戲,就只是為了看我受到驚嚇然後掉眼淚!天吶...這是噩夢-!

當然了,比起恐怖遊戲Papy似乎更喜歡galgame這一類的遊戲。或許是工作太累了吧,平時巡邏都是處理那些常見的小矛盾,不論是誰多少都會有些情感疲勞,偶爾玩這類型的遊戲換換心情也不錯。

oh,我才發現我這裡還有格鬥類競技遊戲,hey,你要來試試嗎?反正他們也不在,heh。

*還沒等你同意他就把你拉到實驗室內的大屏幕前,地上放著兩台遊戲機。


Chara

哦我的天吶!一隻可愛的黑色的毛絨絨小貓咪!我一直很想養一隻小動物,Frisky說這裡的小動物都應該歸於自然,除非去到外面,但誰又願意出去呢...所以我只能作罷。

但!oh gosh,真的非常感謝你!它叫黑毛毛對嗎?我一定會好好對待它的!

*你看到祂非常開心的抱著黑毛毛轉圈圈。


Chara

什麼...?

*祂停下了動作有些僵硬的轉頭看向你們。

o...oh...戰爭,是的,戰爭......我、我當然...!

*祂回想起了幼時被同齡人欺凌、戰爭時被暴戾的人類掐著喉嚨重重的摔在地上,而地面上還有許多建築的破碎殘渣,一些銳利的碎片劃傷了祂的身體,有些甚至扎進了肉裡!人類在嗤笑祂的恐懼,踐踏祂的尊嚴,甚至用污言穢語辱罵詆毀祂現在的家人。......

*這些畫面仍歷歷在目,而讓祂記起只需一句話。

呃!...不、不記得...我當然不記得......為什麼你會覺得過了幾百年我、我還會記得這些...這些事...!

*你們看到Frisk皺著眉快步走來。

Frisk

你們,你們都做了什麼?!我早就該讓Chara遠離你們。

*祂把Chara緊緊的抱在懷裡,輕拍著祂的背部安撫。你們能夠看到Chara的身體在顫抖,而Frisk早就睜開雙眼怒視著你們。

Chara

Fr...Frisk...我好害怕,他們...那些人類......好可怕...他們是那些人嗎...?

*祂的聲音在顫抖,顯然你們知道自己有些過火了。

Frisk

...沒事了Chara,我在這裡,我在這。我不會讓他們再接近你的。

Chara

他們還說...你瞞著我一些事...不是很好的事...?

Frisk

......

oh sweetheart,不要去想他們說的,你現在應該好好休息。走吧,我帶你回家。

*Frisk帶著Chara離開了。


Papyrus

你是說那個創辦了我的粉絲俱樂部的孩子嗎?oh老天,那孩子真的很有熱情,也非常懂事。雖然現在並沒有任何需要高度警惕的事態,但我還是會讓他保護好自己,他甚至還想幫我的忙,真是一個可愛的孩子呢!

至於小傢伙的廚藝,其實最開始祂做的東西還是很像模像樣的,只是缺乏一些關於櫥灶及調料的使用教程。還記得有次-呃,啊哈哈,小傢伙把我的廚房搞炸了,不過好在沒有人員傷亡,算是萬幸了。小傢伙很有學習熱情,因為有了上一次的經驗(指炸廚房),所以之後都是祂在旁邊給我打下手,我會時不時讓祂來實踐,現在祂的廚藝算是有了很大進步!希望有一天能夠嘗到祂親手做的料理罷!

*他的電話響了並接通,等他掛斷電話會發現他神情有些嚴肅。

很抱歉,看起來我有工作要做了。Frisk打來電話說小傢伙的情緒很糟糕,我得趕過去看看。下次再見,人類。



PS:最近被服裝設計折磨,太難了,等人設更新完全再慢慢把之前的ask畫出來😭

IdealPeace!Papyrus

>換位到Undyne位

>是Sans的兄長

>與Frisk的關係是摯友

>沒有“決心”形態

>希望與人類和解獲得真正的和平



PS:好不意思最近因為服裝設計加上我沒畫過怪物所以基本上後面的設圖更新會慢一些XD

還是老樣子,隨時開放ask,只不過ask要攢幾條一起發uwu,也謝謝各位支持啦!

更新一些IPのask

Frisk

hum...我知道現在的時代已經變了不少,但...你知道的,我不是很清楚現在對他們是否有看法。現在不清楚,以後也是,或許我不會原諒他們,那群自私,虛偽的傢伙...

當然啦,那都是過去了。

...或許吧。

*祂看起來不是很想繼續回答。


Sans

heh,這確實是個問題,我的確認為只需要留在這裡便是最幸福的,可我的兄弟不這麼認為,他會為與人類和解而高興,我沒辦法勸說他留下,所以我會選擇跟隨我的兄弟。

更何況,這裡大部分的怪物都想要與人類和解,所以如果真的實現了,幾乎不會有多少人繼續留在這裡,那真的太令人“骨”獨了不是嗎?

不過要我與人類打交道?老天,那還是饒了我吧。


Chara

什麼?不!Frisk才不會離開我!

......哦天吶...我很抱歉,我不是故意要喊那麼大聲的,我只是真的沒有想過祂會離開我。Frisk對我很好,祂救過我,而且也很會為大家著想,祂真的是個很棒的人!所以...所以Frisk絕對不會離開我的,我很確定!

Frisk

hey,老兄,我可以很明確的告訴你

我 永遠 都不會背叛Chara。

所以,別再問這些顯而易見的問題了,你知道,我不想祂難過。LOL


Chara

喔!天哪,我沒有難過,真的!只是,我只是很奇怪,因為我從來沒想過那個問題,不過就像Frisky說的,我們會永遠在一起!

唔姆,難道是Frisky嚇到你了嗎?不要介意啦,祂就是這樣的性子,我知道祂是在關心我。

來!讓Chara給你一個擁抱!

*祂給了你一個大大的擁抱,又塞了些糖果在你手中。


Frisk

嗯?oh,你是指——

*你看見祂一邊抬起手指向你,一邊擺出了轉帽子的動作。

就決定是你了!伊布!來吧,我讓你先手。

哈哈,我當然知道你們年輕人愛玩的遊戲,也多虧Sans我才有機會接觸這些東西,不得不說這類遊戲真的很有趣,Chara也很喜歡,我想祂更願意跟你來一場精彩的寶可夢對戰。lmao


Frisk

heya,謝謝你的喜歡,不過我已經心有所屬咯-就像我說過的,我永遠都不會背叛Chara。雖然我知道你在開玩笑,但是很抱歉,你的好意我只能心領啦。

*祂對你露出溫和的笑容,並揉了揉你的腦袋。


PS:指邪骨。

Sans

hum?其他的我?你是指平行世界一類的?雖然會感到很不可思議,但我確實相信這些東西。不過如果其他的我並不友好的話我想我不會去和他們打交道,而且以我目前的能力或許並沒有驅趕他們的實力,最多用我的發明去逗他們玩玩。

hey,我可以拜託Frisk幫忙嗎?


Chara

唔姆,你是指小時候還是現在?那我就都回答一下吧!小的時候我經常和Azzy一起在媽媽身邊聽故事,媽媽講的故事都很有趣!但是Azzy告訴我那些故事書都是從外面帶進來的,或許人類也就只有編故事能夠稱得上優秀了?

現在的話,我已經和Frisk搬離王宮很多年了!雖然平時也有和媽媽聯繫,也會偶爾去看她,但我已經很久沒有聽媽媽講的故事了,Azzy還嘲笑我說只有小孩子才會迷戀虛構的故事!結果當然是Frisky幫我教訓了Azzy一頓!

之前更多時候我會跟著媽媽學習料理,媽媽做的奶油巧克力派是最好吃的!雖然現在是在跟著Papyrus學,但-大家的料理都很美味!

oh、我們平時吃的東西嗎?其實跟外面沒什麼不同啦,唯一的不同就是這裡的食物都是靠魔法做出來的!來,我這裡正好有一份意面派給你吃!

*祂非常熱情的把剛出爐不久的,還帶有餘溫的一盤意面派端給了你。



PS:我知道LOF的各位會更喜歡畫形式的ask,但在所有人設更新完之前我認為文字形式也更方便,等只會也會找時間畫的。

照常開放ask

IdealPeace!Sans

>換位到Alphys位

>是Papyrus的親弟弟

>擁有3-4台GBA遊戲機

>對於靈魂實驗更想用外面的人類靈魂

>跟Papyrus比年紀小很多,只不過長得顯老

>實驗室內還留有部分戰爭時期製作的武器



PS:這兩天沒更新是因為在畫papy,沒畫過怪物的我折磨死了嗚嗚

防止各位忘記再say一遍,在IP全員設圖更新完之前一切ask都以文字複述(事的就是語擦)

IdealPeace!Chara

>換位到Papyrus位

>很重視在伊伯特區域生活的傢伙們

>與Frisk是戀愛關係

>請不要欺騙祂

>一定不能在祂面前提戰爭相關

>別讓祂難過,你會付出代價


想知道更多關於這個AU或角色們身上的事就親自問他們吧XD

ask一直開放。

IdrealPeace!Frisk

>換位到Sans位

>能夠看到人類以及怪物的數值(包括AU)

>跟Chara是戀愛關係

>大概是人類

>最好不要提戰爭相關的事

>一定不要試圖激怒祂


剩下的,如果想知道些什麼事或者是詳細情況,就親自來問祂吧!指開放ask

PS:現在也可以開放ask,只不過我會選擇以文字方式來回答(語c),當然也可以畫出來,看我忙不忙XD

原創AU-IdealPeace 正式開坑!

一些廢話:

從入ut圈到現在我見過許多大大小小各不相同的AU,國內外的都有,但從未想過自己創作,因為我會夾帶些私貨所以不敢創作。但我發現不論是做什麼都是為了熱愛,為了自己開心,不需要去管什麼閒言碎語,所以在親友的帶動下我決定了創作自己的AU。



這裡先暫時放一下AU的基本信息

AU名稱:IdealPeace(譯名:理想的和平)

AU類型:角色換位+世界觀變動+場景變動

AU世界觀:

在地球上生活著人類和怪物兩個種族,人類和怪物友好相處,互幫互助。怪物們擁有魔法,而人類們擁有比怪物強大的靈魂,但這絲毫沒有影響兩個種族之間的良好關係單方面利用關係」。怪物會利用魔法來幫助人類社會建造,而人類也會向怪物分享獲取信任」自己的勞動成果「人類都很自私」。

怪物們發現某些人類因為靈魂的特殊性擁有學習魔法的天賦,在怪物的皇家科學員的幫助下似乎可以使用魔法,但真正能做到的人少之又少,所以這種擁有強大靈魂特質且成功使用魔法的人類便成為了「巫師」。

他們的關係經久不衰,幾年的時間,人類向怪物們索取更多,返還怪物們的成果卻越來越少,人類用謊言為自己開脫,怪物們信以為真,但有一小部分的怪物看透了人類的自私,開始厭惡人類。

怪物們的無私奉獻最終是抵不過人類的貪婪,在人類的再度索取下怪物第一次做出了拒絕,兩個種族之間本就不牢固的關係鏈因此而產生破裂。惱羞成怒的人類向怪物發動了戰爭,其中巫師選擇了站在怪物這邊。雖然怪物有巫師的幫助,但仍然敵不過團結起來的,擁有強大靈魂的人類。

在歷時三年的殘酷戰爭中,人類取得了勝利,他們將怪物(巫師被人類劃分進怪物一類)以及支持怪物的人類一同趕去了從來都無人問津的伊伯特山區域。傳說那個區域從未有人平安歸來,所以被人類規劃為禁區,人類企圖讓怪物在那裡自生自滅。

幸運的是,伊伯特區域從未被開發,所以資源豐富且蘊含微薄魔力,怪物們在這裡定了居。而那些誤入這裡沒有歸來的人類只是在山林裡迷失了方向並不幸喪命罷了。巫師們怕人類再一次趕盡殺絕,便在伊伯特區域周圍設立了一道屏障來迷惑人類眼線,屏障可供任何物種進出。


201×年

或許在人類與怪物兩個種族之間,有一些理想萌生了。它們各不相同,但所期望的結果都是一樣的——和平



PS:或許這個世界觀並不是特別完整,但隨著之後人設的添加會慢慢更新,這裡只是放好時刻提醒自己要更新(?)

另外Frisk和Chara的設圖確實畫好了但還要再等等才能發出來!此AU將會以ask形式來推進劇情XD

嗯...為了慶祝今天是國際不再恐同日,雖然畫的有點水(。。)